中原七海

赞美这里的每一位太太!
来自一个小小小小小透明

【TN/NT】驯龙高手(1)

太可爱了(•̩̩̩̩_•̩̩̩̩)

樨蔻:

Summary: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,每个骑士必须有条龙。



1.

“各位来看一看,当季新品,销量火爆,来自极寒之地的新出壳小冰龙,喷火款8000金币,不喷火款4000……Thomas你给我一边去,不要站在这挡着我做生意。”

Thomas拨弄了几下那一窝嗷嗷待哺的小龙,然后正色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嫌弃:“唉,仿生的。”

“我靠这是产业链所驱,你不买把你爪子拿开。”Gally大怒,“况且现在还剩几条野生龙了?自从新历颁出来骑士必须有条龙之后各地都是做这个生意的。”

Thomas耐心纠正:“有很多的,只不过大部分都在荒原外,谁让你们现在这个生意这么猖狂,大部分骑士都直接买仿生龙了。”

他顿了顿,痛心疾首义正严辞:“本来应该都是自己去驯服的。”

“那你倒是去啊。”一边的Minho第1376次劝说自己的好友,“你倒是赶紧去驯条龙把骑士勋章给拿了啊。”

Thomas,Minho,Gally都是在南部沿海长大的,从学校毕业之后各自选择了不同的职业。Gally比较务实,他是仿生者,龙的相关产业链在他们还小时就已经趋近完善,时至今日也是一个捞金的生意;Minho是驯龙师,一个危险系数比较大的职业,但薪水更加丰厚;Thomas则以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架势直接冲进骑士预备团,和平年代需要什么骑士,尤其他们这种年轻的,薪水低还吃力不讨好。

但如果你拿到了骑士勋章,脱离了预备役,那人生就大大的不一样了。

可骑士勋章可不是那么好拿的,在你经过了层层筛选来到了最后一关时,主考官是国王,他会亲切地托着下巴问你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,最后来个致命一击:

“小伙子,你的龙呢?召来我看看。”

因为自查尔曼四世起,新历规定每个骑士必须有一条龙。



2.

传说千年一个循环,到Thomas那个时代,故事是这样的。

大陆上最早布满了各种巨兽,直到远古的神衹以自己为原型创造了人类,作为等价交换,人类的力量远不及那些野兽,却拥有最宝贵的智慧。在最初,祖先们为了保护自己不被巨兽所伤砌起了高高的围墙,并且在围墙外建立了巨大的迷宫,那些毫无智慧可言的野兽们受到层层阻碍,从此再也踏不进人类领土半步。

可这个举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人类的领域只有那么小小一块,而随着人口的不断扩张,这个现象终于引起了神衹的注意。

……这好像是我的错,神想着,我得帮助他们。

于是就出现了世界上第一头龙,它诞生于人类的领地之内,神从没给别的生物这样的待遇,它们拥有漫长的寿命,通体的鳞片为铠甲,地面束缚不了它们,深海也阻止不了,它们轻易飞出了高墙,从那天起外面大火连烧三日,等火停止后,第一批走出迷宫的人发现外面已经没有了猛兽的影子。

人类迎来了第一次新生,整个大陆从此对他们开放,而传说中神的第二件礼物是一筐龙蛋,一共七个,他只留下一句叮嘱:“记住,龙是你们最好的朋友。”

而最早的那条龙,相传它死后,鳞片一半变成了星星,一半变成了这片大陆上独有的植物,龙心草,每到开花的季节漫山遍野都是这种白色的小花,它的每一片花瓣都是龙鳞的形状。

而最早拿到龙蛋的那七个人,他们是最初的龙骑士,至今雕像还在圣堂的西南侧墙上。

神话流传至今,其中可信度大家也众说纷纭,问题是Thomas是个对此深信不疑的人,他最早加入骑士预备团就是因为骑士这个职位,是最早和龙挂钩的,与龙自古就有渊源。

最要命的是,Thomas想要驯服的不是一条龙,而是特定的,那条龙。



3.

查尔曼四世继位时,Thomas才出生不久。

新历一经颁布,骑士条款自然是其中最吸引人的一条。自从规定了骑士必须有龙之后,需求刺激出了产业链,在早期有一部分人选择铤而走险去盗龙出售给那些权贵子弟,他们家境丰厚,自然想捞个骑士头衔玩玩。当然,已经成年的龙那是万万动不得的,他们选择盗龙蛋,或者偷小龙。

过后数年查尔曼四世颁布了多项条款明令禁止这种行为,这才催生出了仿生这种概念,通过从龙的遗骸中提取必要物质,再拉上了顶级的药剂师和魔法师下水,大家在黑漆漆的小木屋里折腾研究了半天,经过几次尝试倒还真给他们成功仿生出了一个龙蛋,孵出来的小龙能喷火能飞,模仿得有模有样。

理论上说这种仿生技术对龙并无危害,又能满足部分消费者需求,于是皇室选择睁只眼闭只眼,久而久之居然就形成了正规的产业链,继而衍生出了仿生者和驯龙师这些职业。

“其实你知道皇室为什么对此不管吗,他们可清楚得很哪些骑士是作弊换来的头衔。”Teresa,宫廷医师,曾经悄悄地告诉Thomas这个秘密,“仿生产业链一本万利,一颗龙蛋多贵的价格,但是一半的利润都进了皇室的腰包,其实就相当于双方默认的交钱买头衔。”

Thomas人设正直,不相信查尔曼四世就这么纵容人光天化日耍无赖:“我不相信,亲王里肯定有人反对这种行为的。”

“你总认识Janson吧,那个财政大臣,在旧朝就跟着国王混上来的。”Teresa在宫廷里呆久了听来了各种传闻,“据说他还专门养了条龙,真龙,就为了守他的金库,国王也不是不知道。”

真龙,几乎没什么人见过真龙了,骑士团唯一存在的还是骑士团团长Vince的那条,那是一条叫Mary的母龙,真龙和仿生龙乍看一样,气质甩了后者十条国王大道,那天Mary出现在驯龙场,其他龙连头都不敢抬。

假的终归是假的。


但Thomas早在那之前就见过一条龙了。

他出生在海边的小村庄里,说实在的那里经济条件并不好,在他小时候,盗龙蛋的行为在那里很猖獗。

那次纯属意外,谁让Thomas小时候就喜欢到处乱跑。他家附近的悬崖峭壁上有很多洞穴,传说是古人留下来的,总共有七十二个。Thomas小时候就喜欢往洞里钻,直到有一次,他走的前所未有的深,深到日光都几乎看不见,在昏暗中他听到有东西在扑腾,他顺着石梯往里走,摸索着点亮了洞穴墙壁上的火把。

那是他看到的第一条龙,银色的,瘦瘦小小的一条龙,铁链子拴在他的爪子上,他太小了,连链子都挣不开。

对,是“他”,那时候Thomas对性别概念都还模糊不清,但他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不是“它”,而是“他”。

这是只还很小就被偷出来关在山洞里的龙。

那一天Thomas展现出了一个超乎那个年纪男孩的镇定,他回到家,拿了家里最锋利的一把刀子和一些食物,他回到那个洞穴,花了好几个小时把那条锈迹斑斑的铁链磨断,再给那条小龙喂了点东西,然后他把那条小银龙抱起来用衣服包好,他跑出了洞穴,就好像自己抱的只是一只猫。

没人告诉他应该怎么干,他靠着自己有限的知识把那条龙从洞穴里带了出来。

回去的路上有一点惊险,盗龙的发现龙不见了之后追了过来,Thomas把龙藏在石头后面,假装自己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村里小孩,但是龙贩子老奸巨猾,他狐疑地往石头后面走,那一刻Thomas的心都快跳出喉咙了,他跟着走过去,手偷偷握住了袖子里的刀。

可是石头后面哪有龙的影子,只有个小男孩。

一个金色头发的,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小男孩,眼睛在那张巴掌大的脸上显得格外大,他穿着Thomas用来包龙的衣服,袖子有些长了,他的手没有露出来。

那就是“他”,Thomas知道的,不管是龙还是人,那就是“他”。

真正的龙有着仿生龙学不来的能力,他们能够化形。

龙贩子骂骂咧咧地走开了,Thomas赶紧走过去,那个金发的小男孩在微微发抖,Thomas紧攥着刀的手也在抖,他把刀扔到一边,给了那个小男孩一个拥抱。

然后他才发现袖子下的秘密,对方还太小了,化形不够完整,他的右手还是龙爪的样子,掩藏在白色的亚麻布下。


4.

“然后你把他带回家,藏了两天给他喂的饱饱的,然后把他放走了。”Gally把接下来的情节背得滚瓜烂熟:“他还告诉你他叫Newt,是雪原那一块来的。”

“而且临走前送了你他的一枚鳞片,说以后会来找你。”Minho接着下句:“从此后你的人生大业就是进骑士团和找龙。”

那都是真的,Newt走之前他的爪子还是没能恢复成人形,那天Thomas把他带去了悬崖上,他稍微有了点精神,可以回到他的家人身边了。

Newt一直没说话,但在临走前他狠狠从右爪上掰了一块鳞片下来,那应该挺疼的,他掰得眼泪汪汪。

然后他把鳞片塞给Thomas,“你拿着这个,”他说的磕磕巴巴,“我以后会来找你的。”

那天Thomas在悬崖上放生了他的小银龙,而那枚鳞片果然和传说一样,是龙心草花瓣的形状。

“然后你把这个串了个项链一直带着,天啊,你知不知道这如果是真的龙鳞能值多少钱?”Teresa最后总结。

“不行,这是Newt给我的,不卖。”Thomas连连摇头。

“Thomas,实际点,你可能是小时候烧糊涂了做了个梦,就算是真的,他要是想来找你,早就飞来了。”Minho真情实感地劝道:“我知道龙蛋你也买不起,但你是这届骑士团里综合成绩最好的,你大可以去荒原驯服一条真正的龙,Vince对你期望很高。”

“不行,法典说了一个骑士一生只能有一条龙,况且Newt说了他会来找我,我就得等他。”Thomas非常认真。

“……Thomas,你是救了他一命,不是睡了他一次然后要追着他对他负责。”Teresa忍无可忍,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这个比方有点过火。

果然Thomas的脸在听完这句话之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,他张了张嘴努力组织了下语言:“可是、可是他都给我鳞片了!”

……这他妈哪个朝代漏下来的历史遗物?Teresa目瞪口呆,Gally扶住了额头,Minho是此刻唯一一个还说得出话的人:

“Thomas,不是我打击你……但可能对龙来说给别人鳞片不是定情信物的意思。”

Thomas看起来还没从“睡了他一次”中回过神来,他依旧脸通红,翻来覆去就是一句:“可是他给我鳞片了。”

“……Ok,Fine,”Teresa努力保持满脸微笑,“那你去试试好了,八月份是龙的求偶期,传说他们会往北方飞,你不如到时候去大峡谷上用龙心草花瓣铺上‘Newt我喜欢你’,没准他飞过去的时候还能看见。”

她干脆利落的说完后翻了个白眼走人。


5.

八月十二是传说中神第一次创造龙的日子,在这一天全国休假,晚上要开庆典。

庆典演变至今已经和龙没多大关系了,倒是晚上必不可少要有一场舞会,查尔曼四世花头挺多,宫廷里带头开始假面舞会这个习俗。

每年这一晚上也不知道创造了多少皇宫贵族意外的私生子,反正你带着面具我也不知道你谁,跳完一场舞情之所至正好荒郊野外可以干一些适合晚上干的事。

至于你到底是谁,不好意思天太暗我实在看不清。

今年的八月十二,Minho他们几个遵循传统带着面具来到了广场,广场上开辟了一大块空地专门让人跳舞,旁边就是自助的小吃,Teresa倒是对跳舞不感兴趣,她感兴趣吃。

“你们帮我挡着点,有人来请我就说我是你舞伴。”

“去年就是我,今年该是他了。”Gally扯了扯领结。

“哎都一样,不过Thomas呢?他怎么没来?”Teresa抱着块蛋糕眼巴巴地看着,“哇这个蛋糕真是绝了,你们快来尝一口......”



Thomas直到舞会一半才姗姗来迟。

“你去哪了?”Minho看着对方灰头土脸头发里还夹着草屑,“我靠你不会真的去大峡谷用龙心草去摆字了吧?!”

Thomas没带面具,他看起来脏兮兮的但神采奕奕:“我今早搭了最早一班列车去大峡谷。”

诸神在上,你告诉我这孩子还有没有救了,另外三个人默默交换了眼神。

“大概十点到的大峡谷,我觉得这几天能见度都不错,但是龙心草花瓣太轻了,我试了一下风一吹就没,所以我改成了石头,找石头找到了中午,然后我觉得Teresa说的那句太直白了,万一吓到他怎么办,所以我改了改,我摆的是‘Newt我很想你’,原本还打算再加一行可惜石头不够了,赶了最后一班列车回来。”Thomas一口气讲完,“我渴死了,Minho你倒点南瓜汁给我。”

Minho是唯一能动弹的,另外两个已经石化了,他满脸都是混杂着“我觉得你真的有病”的敬佩:“……Thomas,你真是个人才。”

“我错过什么了嘛?”Thomas接过饮料一饮而尽。“你们都去跳舞了吗?”

“Gally去跳了两轮,我也去跳了一次,想请Teresa跳舞的大概那么十几个,都是我们轮流挡下来的。”Minho耸耸肩,“她要赌那边那个黑发小帅哥会不会来邀请她。”

“你再这么吃下去,我怕是不会了。”Gally诚实地回答道,Teresa反手一个菜盆子扣他脑袋上。

Thomas不在乎有没有人邀请他,说实在的,他这个脏兮兮的样子也没姑娘看得上他,况且他连面具都没带。他看着好友轮流进入舞池,手下意识地伸进衣服里去摸那枚鳞片。

他的手指早就熟悉那个轮廓,十多年下来,鳞片边缘已经被磨得光滑了。

就在这时候有人在他耳边轻轻开口:“你好,请问你愿意和我跳舞吗?”

Thomas吓了一跳,他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个年轻人,穿着礼服,带着银白色的面具,Thomas看不出他的长相。年轻人有一头金发,口音听着不是本地人。

“你……这是在问我?”Thomas心惊胆战地确认。

年轻人点了点头。

不好意思,可我为了条龙在守身如玉。Thomas把话咽下去,这个理由太奇葩了,他实在开不了这个口,而且对方看起来是个很好说话的人,他寻思着用什么借口拒绝,“可是我……嗯、我……”他的视线落到对方端着酒杯的右手上,突然动不了了。

年轻人的右手手背上有一圈淡淡的疤痕,Thomas最熟悉的龙心草的形状。


6.

八月份是龙的求偶期,Sonya要和家人们往北飞。

除了她哥哥,他哥哥要往南走。

“南方跨过大海就是人类大陆了,你过去干什么?”Sony在Newt身边喷小火苗玩,他们一家子特别宠Newt,因为这位哥哥小时候被拐走过好一阵子,还好最后总算回来了。

“求偶。”Newt慢条斯理。

……告辞,Sonya光速退远。



7.

“Sonya,是我的错觉还是那个大峡谷上有你哥的名字……?”Aris在迁徙途中怯生生地问道。

Sonya朝下望去,透过薄薄都是云层,峡谷草坪上“Newt我很想你”几个大字一目了然。

……瞎了我算了,Sonya努力飞高,眼不见为净,这什么天造地设的一对白痴。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
评论
热度(276)

© 中原七海 | Powered by LOFTER